Save the Earth.

2010年的世界,貧窮暫時放在一邊,戰爭已經不算甚麼。

全球的焦點,是在那2度C。

2度C,是地球溫度上升的上限。哥本哈根氣候變遷大會提醒說,地球溫度上升必須控制在2度C以下。

為甚麼是2度C?

只要超過2度C,北極冰帽就會消失,海水溫度上升,海洋生物面臨死亡,農作物受干旱破壞,熱浪與森林大火席捲各地,小島國家被海水淹沒。

人類將面對一場生存浩劫。

好萊塢式的馬雅曆2012年世界末日,也許並不會即刻上演,但是,災難卻隨著時間的前進,溫度的升高,而一一成為事實。

聯合國的跨政府氣候變遷專家小組(IPCC)報告指出,人類的活動,包括土地利用、工業生產、城市化和生活型態,都排放大量溫室氣體(Greenhouse Gas),從而造成地球升溫。

地球升溫人類造成地球升溫的種種因素,超過90%是人類自己造成。

人類知道溫度上升會毀滅世界,但是,卻依照熱衷追求高排放的經濟成長模式,也習慣於高消耗的生活方式,樂此不疲,不會輕易放棄。

就好像一缸水裡的青蛙,水的溫度逐漸的升高,青蛙始終無動於衷,甚至愜意無比;直到溫度過了臨界點,它已經跳不出水缸,活活被煮死。

青蛙沒有意識到水溫上升,所以不會跳出水缸。人類呢?

美國和中國是世界兩大二氧化碳排放量最高的國家,在哥本哈根峰會上,不但無法攜手合作,反倒是針鋒相對,歸咎對方;在堅持本身利益的同時,要對方作出更大讓步。

哥本哈根大會沒有讓人類跳出水缸,大國之間相互扯後腿,逼使大家都留在水缸。

一紙“記錄在案”的氣候協議,只是同意減少排放溫室氣體,卻沒有制訂目標,也沒有執行方案。

窮國與島國皆大失所望。面對淹沒威脅的太平洋小島圖瓦盧代表說,這是對未來的背叛;非洲蘇丹的代表說,協議是判處非洲死刑,形同大屠殺。

齊心減排唯一選擇

對馬來西亞而言,首相納吉出席了哥本哈根大會,也發言要求大國應該基於公平原則,減少二氧化碳排放量。

但是,作為致力追求成長的發展中國家,大馬也無法擺脫現有的經濟生產,以及生活模式。

大馬社會對地球暖化問題,還未充份覺醒,政府和人民的態度都相當冷漠。

跨國的“2009氣候信心調查”中,只有35%的大馬人表示同意“氣候變化和我們的反應,是當今最令人擔心的課題”;2008年時,同意的比率則高達52%。

氣候變遷日益嚴峻,人們卻未感受它的急迫性。

或許,大馬的地理環境,處於相對比較安全和穩定的地區;也許,大馬其它紛雜的政經社會議題,分散了人民的關注。

然而,冷漠和無知,導致我們對本土的氣候變遷缺乏研究和調查,而不知道周遭的環境和生態所出現變化。

暖化的腳步,可能已經對我們的自然生態、農作物、水資源、空氣素質等,悄悄產生影響;而我們還在採取觀望態度。

作為地球公民的成員,大馬也躲不過地球暖化帶來的衝擊。

如何參與地球公民的協作,阻止地球升溫2度C,大馬政府和人民沒得選擇,無從逃避,必須加入減排救地球的行列。

從1度C到6度C

英國作家萊納斯(Mark Lynas)閱讀了上千篇科學論文,走訪多位氣候和環境專家,以兩年時間,寫出《六度的變化》(Six Degrees)一書。

書中預測地球每升溫1度C,會帶來的後果;當升溫6度C,就是人類滅亡的臨界點。

升高1度C:
農業地帶會沙漠化,沙塵暴覆蓋城市;三分之一地表的淡水(河流和湖泊)會干涸;低窪的海岸地區將被淹沒;北極熊、海象和海豹絕跡。

升高2度C:
歐洲的夏天,像撒哈拉沙漠般火熱,人們死於熱浪;大火燒毀大量森林;格陵蘭冰原徹底消融,全球海平面升高7米;地球上有三分之一的物種面臨死亡威脅。

升高3度C:
亞馬遜森林死亡;超級颱風將肆虐沿海的城市;紐約市已經泡在水裡;印度次大陸和非洲發生大饑荒。

升高4度C:
永凍土解凍,雪水讓全球暖化加速;英國的大部份地區因為嚴重淹水無法住人;人類被迫遷出地中海區;全球爆發糧食危機。

升高5度C:
海底下的海床釋出的甲烷加速暖化;南北極的冰層融化;雨林已經燒光、變成沙漠;人類為了尋找食物開始大遷徙,過著動物一樣的生活。

升高6度C:
連北極也沒有冰了;歐洲是一片沙漠;地球大部份地區已經不適合人類居住;沿海城市成為廢墟。

超過6度C:
暖化完全失控,任何努力都是徒勞了;超級暴風雨、洪水、硫化氫氣體、以及甲烷火球摧毀地球;人類滅亡,地球只有黴菌能夠存活;地球回到1億5000萬年前恐龍滅絕的年代。

地球暖化,真與假

北極冰層真的會融化?海水會淹沒海岸和島嶼?農田會化為荒漠?物種會大量滅絕?

地球暖化真的那麼嚴重嗎?

如果是,大災難會在甚麼時候到來?

目前,科學家有3種看法。

第一種代表主流觀點,認為暖化已經啟動,地球溫度正在上升。

過去幾年的氣候異常,水災、乾旱特別明顯和嚴重,環境生態出現突變,都是暖化所造成。

他們相信,地球升溫是因為人類的經濟活動,以及生活型態直接導致。譬如工業生產排放大量的二氧化碳,過度畜牧導致造氧降低和乾旱。

如果人類不作出積極改變,地球溫度可能在10年至20年間,升高2度,屆時,各種預見的災難都會成為真實。

這種觀點,以聯合國的“跨政府氣候變遷專家小組”(IPCC)為代表,普遍受到國際社會認可和接受。

第二種持懷疑論。他們認為地球暖化不明顯,而且,屬於大自然規律的一部份,與人類活動沒有直接關係。

他們說,千萬年來,地球溫度走高走低,起起伏伏;如今正是進入高溫期;一旦過了高峰,就會回復正常。

他們也批評暖化課題被誇大,人類不需要杞人憂天,減排也無濟於事。

第三種的觀點接近主流,不過更加激進。

他們認為即便是IPCC也低估了暖化的嚴重性,地球升溫的災難會更加嚴重,也更快到來。

不過,最近爆發英國研究中心“炮制”這種言論,目的是容易取得研究經費,影響彼等的公信力。

第一種加上第三種觀點,相當確定了地球暖化的真實性,以及人類所要負的責任。

摘自星洲日报,谢谢。

Submit a Comment